首页 >> 公益频道 >> 优秀人物 >> 详细内容

姓 名:崔永元

职 务:主持人

工作职责:崔永元老是被人调侃“不做正事”,《中国扶贫》杂志日前对其进行专访。当问及农村教育,文化体制改革,保障房,免费午餐,公益……小崔都能一一接招,但是对于近期传得沸沸扬扬的“崔永元将从央视辞职”一事,崔永元却不愿回应,用他的话

简历说明

崔永元老是被人调侃“不做正事”,《中国扶贫》杂志日前对其进行专访。当问及农村教育,文化体制改革,保障房,免费午餐,公益……小崔都能一一接招,但是对于近期传得沸沸扬扬的“崔永元将从央视辞职”一事,崔永元却不愿回应,用他的话说,“太无聊了。”
“撤点并校非常不合理”
《中国扶贫》:2007年您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共同发起成立了“崔永元公益基金”,目前主要关注哪些方面?
崔永元:我们现在主要是做口述历史博物馆,乡村教师培训,以及免费午餐给孩子加个菜的事情。
《中国扶贫》:为什么会想要做乡村教师培训?
崔永元:我去四川、贵州、云南调研过,去过236个乡村学校,发现老师这一块确实是比较弱的。当然,我觉得把乡村教师培养得跟北京重点中、小学老师一样能力那么强,可能性不大,实际上我们是想培养教师增加做人教育的修养,比如说应该如何跟人相处?遇到心理问题怎么办?哪个孩子出现了什么异常状态,意味着什么?请的都是专门研究儿童心理学的专家,我们首先希望的是孩子能身心健康。
我觉得现在的撤点并校是非常不合理的。中心学校离学生家太远了,而且学校的条件也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好。我看到不少学生宿舍里面,一个上下铺要住8个孩子,就是大学里面那种上下铺,一个床板上4个孩子,并排着睡,脚都搭在外面。中心学校如果条件还可以,我们就不提意见了。
另外,一个村子可能只有10个孩子,所以村里的学校被撤并了。但是这些孩子去中心小学上学,每天来回要走18公里山路,山上还有熊,孩子才六七岁,这在云贵川特别普遍。我觉得我们不能老坐在家里、坐在大会堂里瞎琢磨,在电脑前一敲字就觉得那么简单。如果孩子离中心小学比较近,当然可以让他去,要看具体情况。
对贫困地区的教育,我觉得应该加大投入,那些地方说白了就是需要钱,如果钱足够用,包括人才和校舍建设都能做好,那些地方的面貌就会发生变化。
《中国扶贫》:免费午餐项目的进展怎么样?
崔永元:我们已经做了6个学校,其中3个广西的,3个云南的,解决了1500个孩子的吃饭问题,钱都是从网上募捐的。
“最给力的回复是‘不同意’”
《中国扶贫》:“崔永元公益基金”是和红十字基金会合作的,经过去年的郭美美事件,您怎么看国内的公益环境?
崔永元:现在我觉得做公益背了好多包袱。国内的慈善基金会成立之初就应该是透明的,晒账的,但是当时也没有网络,更没有晒账这一说,都互相信任,互相尊重。现在出了这么多事,大家都恨不得从红十字会成立那天开始查,账都搞不明白了。我是觉得想做好事什么时候都不晚,从今天开始晒都来得及,以前的说不清楚,从今天开始都能说清楚,也是好事。
当然,我们现在主要就是做三块内容,做多了我们也怕出郭美美的事件,钱多了确实不好弄。
《中国扶贫》:您这几年的政协提案都收到答复了吗?
崔永元:倒是全都答复了,但是大部分都是礼节性回复。就像你给我发个短信说“我爱你”,我给你回“收到”一样,基本就是这个档次。我当委员这5年收到最给力的回复是来自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的,我当时的提案是给一些所谓的问题电影平反,他们直接回复说“不同意”.其实这样也可以,我们可以继续交锋,继续谈这个事情,我不认为所有代表委员的提案都是正确的,都是必须采纳的,这样的回复总比含含糊糊说正在研究讨论,或者说“收到”来劲,我们不怕拒绝,就怕不理。当然,我们必须经过自己独立和缜密的思考,每个人都经过了详细的调研,对自己的结论都是负责任的。
《中国扶贫》:今年是您当政协委员的最后一年,下一届您还有意愿当吗?
崔永元:你要是觉得这是个荣誉,可能不让你当了心里会挺难受的。但我觉得这是一个责任,我觉得我们是公共人物,当不当的都能履职,都能给老百姓做实事。